达达骑士有张沪上最全奇葩送货清单

发布时间:2021-03-31 02:37:59
达达骑士有张沪上最全奇葩送货清单

  陆家嘴的男人买1瓶六神花露水,就500米路竟然要叫同城速递

  沪上老外很小气,外卖叫麻辣香锅都是点小份的

  南京西路的市民,附近明明有水果店,偏要点一份10几公里之外的水果拼盘

  上海高楼的电梯都很慢,28层下来还是跑楼梯快

  送同城速递两年,就可以存下老家买房首付的钱

  ……

  一整个下午,编辑从两位达达骑士那里,听到了太多这样的故事。

  梁明和刘景羔,一个是今年618当天达达第400万单的派送者,一个是去年618当天的达达“单日量王”,两年多来,两人骑着电瓶在魔都大街小巷穿梭派单,一边收集了这么多不走寻常路的趣事。

111.jpg

  618当天的第400万单骑士:梁明2年存下的钱够在老家付个首付

  两年前,广西人梁明决定甩脱老家的销售,只身前往上海找工作。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也有更高的收入,他想。

  一到上海,他就在网上找工作,漫无目的,积蓄也快用完了,急得要死。

  “有个老乡跟我说,要么和他一样做达达吧。”老乡告诉梁明,只要省着点用,一年下来省下6万块钱没问题,“我在老家已经连着好几年到年底就只存下三五千块钱,那时候心情很郁闷的。”

  梁明32岁,说话声音很小,腼腆得像个大男孩,听了老乡的介绍,他果断花了700多元买了辆二手电瓶车。

222.jpg

  见到梁明的时候,他刚接了一个订单——一瓶六神花露水。取单地点就在公司楼下的小超市,送到500米之外的一幢大楼里。

  “一瓶花露水都要你们送?”小闹有些不习惯魔都人的路数,一脸惊讶。梁明笑笑说,他早习以为常了,有些人不高兴出门去超市,就会下单让他们送,有时候送外卖途中,还要顺道帮客人买包烟买个水什么的。

333.jpg

  取好花露水,梁明跨上电瓶车就出发,我们随他送了这一单。在大楼的19层,梁明把花露水交给一名男子,随后准备接下一单。

  点花露水的帅哥,也许是忙也许是真的懒,不过他拿了东西就没打算理小闹一下下。

444.jpg

  陆家嘴很繁华,刚开始做达达,梁明常常因为路线不熟,迷失在旧街小巷里面,加上电瓶车经常出状况,送单效率极低,一天下来才10几单。

  有一次到一个店里取单,老板让他顺道送新来的两个订单,这一趟可以多赚不少,“我路线不熟,之前那一单都只能踩着点送,哪里还有余力。”梁明还记得当时老板有些生气。

  不熟悉的路就问,导航上能找的就找,花了两个月,梁明终于摸熟了陆家嘴的路,送单效率也高了。

  “赚了钱,我就去买了一块新电瓶。”两年下来,送单跑废4个电瓶,二手车基本开报废了,今年他又买了辆新的电瓶车送单。

  现在,每天干十几个小时,最多的时候能送80多单。“多劳多得,所以也愿意多跑跑。”

555.jpg

  梁明以前很容易感冒,这两年却没有再感冒发烧过,这得益于送单时经常要跑楼梯。

  在陆家嘴的几十层高楼里,如果每次送单都要坐电梯,很费时间,几乎所有的达达骑士都选择跑楼梯,“楼层稍微高一点,等电梯有时候要20多分钟,弄不好就被投诉超时。”

  618那天晚饭时间,梁明忙着送单,突然接到达达公司的电话,祝贺他刚派送完的这单正好是当天达达的第400万单,赚钱,“接到电话很高兴,现在单子越送越多,自己也越来越有信心。”

  因为多劳多得,工作自由,每月收入9000多也不错,梁明一天干10几个小时都不觉得累。“在老家每年就剩下这么点钱,心情很差,现在生活很充实,忙得没时间花钱,也很开心。”

666.jpg

  说起开心的事,梁明笑起来,因为送单快速服务也好,都是五星好评,商家经常会送他一杯咖啡、绿豆汤或者水果,让他特别暖心

777.jpg

  因为还是单身,家人经常和梁明聊得很不开心。不过,两年来感受到他更加成熟,收入也不错,也认可并且支持他的工作。

  “收入上好了,有些问题就没那么紧张了。”梁明说,这两年他存下的钱,可以在老家买房首付了。

888.jpg

  去年618当天单王:刘景羔上海老外特别小气

  与梁明不一样,46岁的刘景羔也腼腆,但更爱笑更健谈。

  去年618当天,他一天配送260单,成为达达的单日量王。今年,他打破了自己的记录,单日送出了300多单。

  达达的订单有商城、也有个人单,梁明接个人单较多,主要送外卖、日常生活用品等,刘景羔接商城的单比较多,如京东商城,一次可以接二三十单

  相比其他达达骑士,刘景羔送单快有先天优势。在这之前,他从安徽老家到上海,做了几年水果生意,对上海已经很熟悉。

  “没赚多少钱,水果容易烂,老要操心。”也是听了朋友介绍,刘景羔觉得送单的工作很不错,就转行了。

999.jpg

  卖水果时的三轮车、电瓶车全都派上用场了,他上手就很顺畅。

  “很多人喜欢接附近的单,我喜欢接远一点的。”刘景羔很善于在脑子里规划送单路线,他曾经一次性接了6单,路线走得非常顺,40分钟全部送完,这个时间别人可能才送了二三单。

  他送过最远的一单,有10多公里远,是南京西路上的客人点的水果拼盘。“那一单赚了38元。”正是这么拼命地送单,两年时间,刘景羔电瓶与轮胎也换了很多次,“新电瓶一次可以送30单,旧的10单都不一定送的到,影响送货速度。”

  他送餐很快,却也会因为一个客人一句“师傅,下雨路滑,你慢一点骑车”感动到现在。

11110000.jpg

  刘景羔喜欢和人交流,他的故事也多。

  他送单区域里,有一家麻辣香锅很好吃,经常有人点。送得多了,他和店老板也熟悉了。因为他送得好,老板有时候会多给他送餐费,有时候店里忙不过来,还会给刘景羔电话让他帮帮忙,“我如果空着,就去帮一下。”

  梁明经常送夜宵,客人在KTV或者家里,点的最多的是烧烤、小龙虾和啤酒。而刘景羔常送的夜宵是麻辣香锅、小龙虾、馄饨和烧烤。

  在刘景羔的印象里,老外比中国人小气,“我们中国人点外卖,比如麻辣香锅,都是点很大一份吃过瘾,老外就点一小份。”他送过几次老外的夜宵,得出这样的结论。

  他还碰到过快天亮吃夜宵的。

  夜宵单送餐费高,老刘喜欢接。那一次,他接了一夜的夜宵,快天亮的时候,接到一单。

  “我看地址是7楼,以为有电梯的。没想到是个老式房,要走楼梯。楼道里一片黑,我是摸着上楼的。”令他哭笑不得的是,送到门口敲门,里面的人还没起来,就让他把外卖放门口了。

11111122222.jpg

  两个儿子是刘景羔每天不停歇地送单最大的动力。

  大儿子毕业后也在上海工作,平时父子俩也难得一见。有时候儿子空了,就跑来陪他吃个饭喝几杯,刘景羔就很满足了。

  朝九晚五地工作,他在老家淮南给大儿子买了一套房子。下一个目标就是把读初一的儿子一直培养到读大学,并且能够再买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