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占中清场正式开始 社会撕裂有待艰难缝合

发布时间:2015-05-30 12:54:29
香港占中清场正式开始 社会撕裂有待艰难缝合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香港执法人员18日开始在“占中”者聚集地之一金钟地区清场,持续52天的“占中”运动终于到了收尾阶段。当天的清场有两点出乎外界意料,一是清场主力不是警察,而是法院派来的“执达主任”(执行法庭裁决的人员),大批警员只是在旁待命,并未介入;二是清场过程中虽也遇到一些小阻碍,但总体可以用“和平”形容,未出现外界预测的激烈冲突场面。18日的金钟,终于向世界重新呈现出香港理性和文明的一面,同时印证了17日香港中文大学所做的最新民调结果:高达2/3的香港被调查者认为“占中”者应该回家,清场成为民意所向。有评论认为,不仅多数市民希望学生全面撤退,甚至学生们也希望政府出手清场作为他们撤退的台阶。从今天开始,清场目标将转向旺角,分析认为,由于旺角占据点人员身份复杂,不仅有学生,还有激进政治团体成员,预料清障行动将会“相当困难”。

法院出马震慑“占中”者

18日,金钟中信大厦正式执行高等法院颁发的临时禁制令。这是应中信大厦的业主要求,请法院颁令禁止示威者占据大厦附近的马路。早上8时许,逾百名警员进驻中信大厦一带戒备巡逻,并架起摄录机准备拍摄清场过程。

约一小时后,穿着印有“执达主任”黑色背心的20多名执达主任抵达中信大厦,连同代表律师,先后在现场宣读法庭颁布的临时禁制令。执达主任表示,将清除及移走阻塞中信大厦出入口及附近道路的障碍物,并要求在有关范围内的人士收拾财物离开。如果有人妨碍清障,将要求警方协助,逮捕相关人士,并以藐视法庭罪起诉。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执达主任在3个被占地点向“占中”者宣读法庭颁布的禁制令内容后,整个清理行动在“和平”气氛中进行,大批便衣警员站在工作人员后戒备,“过程中没有拘捕行动”。

在行动期间,双方曾经发生争辩,一名执达主任被“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及一批“占中”人士包围,要求交待之后的清拆行动,一度引起混乱。之后经了解禁制令内容后,清拆行动继续至中午后完成,历时约3小时。

英国《卫报》18日引述一些学生代表的话说,对于警方就部分地区道路及停车场进行清理,他们“没有异议”。路透社18日说,当天一些示威者将帐篷内的枕头、毛毯和其他物品打包,转往其他示威区域,他们表示,“我们的计划是不采取任何行动,静观其变。”

《华尔街日报》网18日发表评论称,当天的清场使政府达到了在不出现警方和示威者激烈冲突的难看场面前提下平息示威的目的。不像之前在旺角警察试图清障时与占领者发生了严重冲突。文章评价说,这次香港用法院执行官而不是警察去清场,使整个过程显得“文明”,但真正的挑战“可能出现在旺角清场”。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印红标18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金钟地区实现平静清场,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有消息说海外“民运”给香港“占中”分子出了主意,别起冲突,准备长期斗争。另外,“占中”分子也意识到“占中”已是强弩之末、大势已去。还有一个原因是这次出面清场的是法院人员。在香港司法是独立的,法院跟政府是分开的。法院的“执达主任”代表的是香港法律,如果“占中”分子进行抵抗,就是赤裸裸的违法。

清场的时间到了

香港《信报》称,法院禁制令正式生效,民意对占领的容忍耐性尽失。“学生哥真的不宜磨烂席,长赌必输,若输干输净倒无人可怜!”

清场时间到了,这点已成为大部分香港人的共识。香港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17日称,“占中”行动不能凌驾于法治之上,并称明白学生要求,但认为学生现时应先撤退。他认为,“占中”行动持续已一段日子,但法院颁布的禁制令未受尊重,认为正削弱香港法治。

“清场前夜支持香港占中者人数已萎缩”,路透社17日的标题这样写道。一份香港中文大学17日公布的最新民调被路透社、《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外国媒体纷纷引用,这份针对1030名讲粤语的香港居民的电话调查显示,有2/3(67.4%)的被调查者称,“占中”者应该“撤离街头”,同时支持“占中”运动的人数也在减少,有43.5%的被访者说他们反对这场运动,表示支持的只有33.9%。民调显示,在30岁以下的居民中,支持“占中”的比率仍然比较高,他们表示,住房成本提高和工作机会的减少让他们感觉自己被边缘化了。

香港《东方日报》18日评论称,“占中”运动已进入倒数阶段,也是泛民阵营内部的共识,虽然未有宣诸于口。学联诸子闯关失败之后,一直在研究退场方案及“后占领”计划,社会上的舆论氛围也与何时撤离结连。当然,民意走势就更见明显。中大最新民调显示,“占中”已走进死胡同,殆无疑问。

《信报》18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中央似在运用“三支箭”策略应付香港的“雨伞运动”及抗争者。“第一支箭”用得最多,用的时间也最长,就是“劝退”,动员多位社会贤达、名人劝退占领发起人及示威者。“第二支箭”是用法院、法治制度向学生及抗争团体施压,令他们进退维谷。“第三支箭”就是民意民情。本月反对“占中”的意见大幅上升,表明“占中”时间愈长,愈多市民反感,愈希望运动快点结束。对开口闭口宣称代表市民争取真普选的学生及抗争者来说,“这支箭杀伤力最大,最难对付”。